+ 设为首页 + 收藏本站 + 联系我们
    网站首页 | 企业简介 | 委托流程 | 服务项目 | 服务承诺 | 保密协议 | 资讯中心 | 联系我们  
 

为您提供最新的
行业资讯 more >>

 
   

私家侦探自揭行业暴利:年纯收入过100万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11-24 21:44:37        

 2007年8月9日,湖南本土笑星胡建林状告长沙旁博私人侦探所侵犯其肖像权一案,在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并于庭审后当庭宣判。法院认为,被告长沙旁博私人侦探所侵犯原告胡建林肖像权一案事实成立,被告不得再使用印有原告肖像的名片及广告,并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用书面形式向胡建林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一直在“地下”运行的私人侦探社,因为这起肖像权官司走到了台前。一审败诉后,长沙旁博私人侦探社负责人康雷主动约见《法制周报》记者,自曝私人侦探行业不为人知的灰幕。

    对于胡建林将自己告上法庭,康雷无法理解。他表示两人早在几年前就认识,2007年元月中旬,两人还面谈过由胡担任侦探公司形象代言人的事情。“当时,他给了我一份某植物口香糖的广告,建议我就用上面的图像。”康雷承认,那次面谈并未涉及费用问题。

    2007年3月份,康雷用胡建林的图像制作了100份户外广告和100张名片,开始散发。2个月后,胡建林发现印有其图像的户外广告后,找康雷交涉并索赔10万元,但康雷只愿意出4万元。意见不合的双方于是走上了法庭。

    不过,胡建林的说法与康雷并不一致。他承认曾经和康雷谈过形象代言一事,但自己当时并未答应,更没有拿过印有自己照片的包装袋给康雷,“我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照片。”康雷说。

    在解释为什么只索赔一元时,胡建林说:“我并不是为了钱,只是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也给他(康雷)一个警醒。”胡建林称对这场官司的胜诉满有把握。

   灰色行业的尴尬

    让康雷尴尬的不只是这场官司。

    1993年,公安部发布了《关于禁止开设“私人侦探所”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》,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,有关部门在这
一问题上的态度都未曾发生改变,这让康雷“没法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职业,只能说自己是待业青年。”康坦言,自己所从事的“职业”并不合法,但“市场很大”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侦探所仍与公安、计生、工商等部门进行过有效的合作,有些部门甚至主动接触他们。“我从1999年涉足这个行业以后,这种合作就没有中断过。”康雷说,迄今为止,他创立的旁博侦探所已是全长沙私探行业规模最大的机构之一,拥有18名工作人员,年营业收入超过500万元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合法身份,私人侦探的调查也很艰难,他们在蹲点取证时,常常会被小区的物业人员和保安误认为小偷抓起来。

    2002年,侦探所配合警方前往云南和缅甸追捕一个贩毒集团,一位侦探神秘失踪一个多月后才被警方在缅甸某少数民族部落找到。原来,按照该部落风俗,有女儿待嫁的人家,会把一条凳子放在自家门口,如果有男子看上了这家的女儿就会坐到这条凳子上,然后到女方家成亲。该侦探不懂这个习俗,在休息时坐到了一处凳子上,结果被女方家人强逼成亲。

    康雷告诉记者,私人侦探所的业务主要分成几大块,包括协助公职机关的调查,接受商业机构的商务调查以及民间调查等。其中,协助公职机关的调查业务占到总业务量的10%左右,一些政府机构如果觉得通过正常手段无法实现工作目的,就会将业务交私人侦探来做,如公安破案、海关缉私、计生部门查超生和计外妊娠等等。

    此外,商务调查占到私人侦探总业务量的30%左右,一些大的公司调查竞争对手的情况,也会主动找私人侦探。康雷举例说,某德国品牌手机调查某韩国品牌手机在湖南的市场情况,就一直是他的稳定业务,每年有10多万元收入;而在一次配合技术监督部门查处假脑 白金的行动中,康雷得到了所查获假货总标值100多万元的10%的报酬。

    康雷透露,民间调查是私人侦探业务的主体部分,约占6成左右,而婚外情调查又占其中的85%,这些业务基本上都是律师事务所介绍过来的。他说,长沙市内一些著名律师事务所都与其有密切联系。“有时一天可接五六个单,但由于人手不够,一个月也就做十个单左右。”康雷说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合法身份,巨大的市场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参与私人侦探,康雷告诉记者,长沙市私人侦探机构已有近30家,但它们都无法注册,除非使用咨询公司的名义。这些调查机构的业务范围“大抵差不多”,基本都是委托私人事务、追踪债务逃逸人、商业机密调查取证、应对第三者措施等。

    康雷承认,私探行业利润相对较高。比如一张“室内照片”(指通过技术手段获取偷情者的室内活动照片,室内摄像的情况与此类似)收费5000元,“室内摄像”收费6000元,外地调查则在同类价格上翻倍,“至少10000元”,如果需要出省,如去新疆、内蒙古等地,收费就更高了,“一般都要3万到4万元”。在婚外情调查中,有些富婆要求提供加急服务,则会主动开价,“2万到5万都有”。

    “粗略算下来,每名侦探的月收入基本上可以过万,”康雷说。自己这家侦探机构年收入不低于500万元,纯收入超过100万元,但因为没有合法身份,所以纳税无门。“我想纳税啊,可是,哪个敢收?”康雷说,“一旦收了税,不就承认了我的合法地位吗?” 神秘的“地下工作”

    在康雷的所有业务中,调查婚外情是最类似“地下工作”的一种活计。为了让记者有一个直观的印象,康雷从文件袋中将其“侦查工具”一一拿出来,摆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们的数码相机,跟你们的比,小巧多了。”康雷看着记者手中的相机,调侃说。

    在康雷日常用的“侦查工具”中,既有确定方位的指南针,手机定位仪,也有用来获取“证据”的微型照相机、无线摄像头及接收设备等。“这些仪器,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,我们多数是通过特殊渠道得来的”,康雷说,有一些仪器还是花高价请厂家订做的。

    以袖珍照相机为例,仅烟盒大小的机身就价值6000元,可以放置于掌心,隐蔽性较强,通常用于婚外情的调查取证。而价值10万多元的手机定位系统,主要通过卫星定位系统寻人,地点可以精确到50到100米以内。

    他告诉记者,在一般情况下,那些要求离婚的当事人,在苦于没有对方出轨证据的情况下,求助于律师事务所,律师事务所再委托私人侦探所用非常手段去取证。

    接单以后,侦探所首先要求对方提供需要调查对象的照片及相关信息,第二步就是签订委托合同,预交50%的费用后,侦探们会开会策划方案,并做经费预算,这些工作做完以后,便正式开展工作了。

    康雷从文件袋中取出一组男女热拥照片,那是他刚刚完成的一单婚外情调查,委托人因怀疑妻子有外遇而委托调查。接单后,工作人员从委托人口中了解到女方与曾经的大学同学有暧昧关系,于是马上对目标进行追踪。在跟踪过程中,发现委托人的妻子和一男子拐进了一家偏僻的宾馆,并在305房间开房。工作人员立刻在其隔壁307房间开房实施监控,并从307房通风管悄悄潜入305房,在管道中利用针孔摄像头拍下了委托人需要的证据,完成了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警方不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身份,却会与后者展开密切合作,在一些特定情况下,私人侦探还会受托做“卧底”协助警方破案。在2002年的一次打黑除恶风暴行动中,为了获取某涉黑头目的犯罪证据,在警方的安排下,康雷派出了几名工作人员前往某看守所做“卧底”,最后圆满完成了任务,康雷也受到了警方的嘉奖。

    在那次“入狱”之前,看守所清空了一个监舍,先将侦探作为第一个“犯人”关进去,随后再安排一些其他犯人入住,目标对象则在最后的阶段安排进去。在监舍中,卧底人员以监舍“组长”身份通过日常活动获取相关信息,再在监舍外面安排一人送饭,这样,“组长”递出来的条子,很快就到了警方手中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样的工作不是一般的私人侦探机构能承担的,这要有警方的充分信任,并要有严格的纪律约束。”康雷说。

  合法化梦想

    “私探”行业并非只在长沙蓬勃发展。百 度一下“私人侦探”,有863000篇相关文章。有关资料显示,在深圳、厦门等经济发达地区,私人侦探所通过网络发布的宣传信息随处可见,但这
些发达城市的私人侦探机构同样是在同政策的博弈中寻找生存空间。他们甚至通过举办论坛、峰会等形式试图引起政府部门的关注。2004年夏天,号称“中国私家侦探第一人”的辽宁克顿调查事务所负责人、中国调查员联盟主席孟广刚曾筹备“首届中国私人侦探论坛暨成立中国私人侦探协会(筹备会)”,但最终流产。    和孟广刚一样,39岁的康雷,自侦探所成立起,就一直在为争取侦探所的合法地位而不断奔走。早在2004年6月4号,康雷就在长沙组织过有关私人侦探所行业研讨会,并吸引了一些媒体到场。

    但上述努力显然不够,甚至对他们的活动,社会亦有广泛质疑。“通过秘密手段获取的音像与图片资料,能作为证据使用吗?”“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允许的情况下,偷拍婚外情不是侵犯别人的隐私吗?”诸如此类的质疑事实上从未间断过。有人研究发现,目前私人侦探行业容易触犯的刑事法律有8条之多,包括“非法获得或持有国家秘密”;“伪造、变造居民身份证、国家公文、证件、印章等”;“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”;“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”;“妨碍作证”;“非法拘禁”;“侵犯商业秘密”;“损害商业信誉、商品声誉”。

    对于私人侦探业的出路问题,学者张镇宇、李文武提出,从总体上讲,私人侦探若想生存,必须采取保守的态度,采取防御性姿态而不是进攻性的姿态。“所谓防御姿态,是说调查行为不能对党和国家的政策、法律、传统习惯、公民隐私等构成挑战”;“在法律还未对私人侦探业进行规范和调整的前提下,私人侦探业若想在夹缝中生存,那就只有在行为的方式上慎之又慎,否则,如果行为方式不合法,非但取不到相应的证据,甚至会把自身拖入违法甚至犯罪的泥淖中”。也有学者呼吁,政府应对私人侦探行业存在的现象进行调查研究,出台相应的管理措施,“从制度上约束和调控其行为”。(编辑 李兰香) 私家侦探


上一篇:惠普董事会主席邓恩因“电话门”丑闻辞职
下一篇:千里来蓉寻妻 江西男子无奈求助“私家侦探”

Copyright ◎ 2007 上海菲尔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黄埔区北京东路668号科技京城东楼21
服务热线:15021515812

合作伙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