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设为首页 + 收藏本站 + 联系我们
    网站首页 | 企业简介 | 委托流程 | 服务项目 | 服务承诺 | 保密协议 | 资讯中心 | 联系我们  
 

为您提供最新的
行业资讯 more >>

 
   

六旬老父写下心酸日记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11-20 22:25:23        

本报记者 吴子飙

  罗老汉的日记是一本64开大小的工作手册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“蝇头小字”,在这些蓝色与黑色相间的段落里,记者发现,“1995年12月31日”、“97年2月13日”、“8月28日”、“10月11日”等好几篇日记旁,罗老汉或圈或划都作了标记,对许多人而言,这几天过得稀松平常,但就在这几天,罗老汉记下了对儿子最伤痛的回忆——右手小拇指被儿子打成骨折、左手中指被打断、儿子当面拿起了菜刀……

   儿子曾是 最大的期望

  罗老汉名叫罗钰生,今年65岁,家住横塘西街,他儿子今年37岁,没工作没结婚,和罗老汉一起住在公房里,用老人的话说,他是一个不能指望的人。

  “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能不指望他吗?可他偏偏就这样对我。”想到痛心处,罗老汉忍不住哭泣起来。用手帕拭了拭眼泪,他的心情才略显平静了些,他告诉记者,儿子曾是个脾气不错的孩子,在上职业中学的时候学习成绩也不错,还当了班上的课代表,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一家工厂上班,后来因为单位的效益不是很好,他又经常在车间内看武侠小说,被开除了。但儿子这些工作上的不顺罗老汉并不介意,他觉得孩子还年轻,只是机遇不好,于是又张罗着托人在高新区一家合资企业帮儿子找了个工作。原以为此后儿子就会稳定下来,可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去了一家朋友开的 私家侦探 公司,不到一年又退了出来,游手好闲半年后,又去化纤公司上了6个月的班,终因不遵守劳动纪律被开除,从此整天与“社会上的人”混在一起。

  酸痛全都 写在日记中

  “每当与儿子发生了矛盾,我就会写一篇日记。”罗老汉自从1993年与妻子离婚后,就有了写日记的习惯,特别是与儿子发生争执后,苦闷的他无处诉说,只能将事情的经过写在日记中。

  罗老汉翻开他的日记,将与儿子发生争执的记录一一指出,记者发现,其中记录他被儿子殴打的段落就不下3次:

  “1995年12月31日被儿子殴打:事由是叫他在晴天拿被子出去晒,他不听。后来他看电视将天线全部拔出,我说了他几句,他就出言不逊骂人,就打我,后来邻居劝开才没有发生后果,但右手小指头被他损伤……”

  “1997年8月28日星期四,晚上11时许我在睡觉,儿子的电视机音量开得很响使我无法入睡,我叫他将电视机音量开低点……他破口大骂,……忍无可忍我拉了电闸,他一边骂人一边将家里的电灯全部砸掉……还拿了把菜刀准备行凶,将菜刀背在我头上拍了两下……”

  “97年10月11日中午12时左右,儿子赌钱输了……要卖掉家中一只单人小木床,我不同意他卖……他将长椅砸坏,还卡住我喉咙又在我肩胛打了几拳……”

  昨晚,罗老汉又要写一篇日记了。晚上8点多的时候,他与儿子又发生了一次争吵,儿子一怒之下将他房门的门闩踢断,并扬言要把房子拆了。

  晚年希望 找个“老来伴”

  虽然事已至此,但罗老汉还是对自己的晚年生活有着乐观的期望。他的几个房间都打扫得干干净净,一大沓《姑苏晚报》按期平压在八仙桌旁,陈旧得已经褪了色的八仙桌上摆了个锅垫。在他的卧室内,衣服、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,昨晚为了见记者,他还穿了一件儿子不要的白色西服。

  从1973年开始,罗老汉对开支都作了记录,把他的“账本”翻到2007年,记者看到上面工工整整地记着:“一月支出420.80元;二月支出203.60元;三月支出312.1元;四月支出463.50元;五月支出285.30元;六月支出418.90元……”“为了留下看病用的医药费防老,我平均一个月省下600多元。”他希望能找个“老来伴”,有个开心的晚年。


上一篇:暗访私人调查公司 窃听偷录卫星定位齐上阵
下一篇:男人绝不会娶的7种败夫女

Copyright ◎ 2007 上海菲尔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黄埔区北京东路668号科技京城东楼21
服务热线:15021515812

合作伙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