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设为首页 + 收藏本站 + 联系我们
    网站首页 | 企业简介 | 委托流程 | 服务项目 | 服务承诺 | 保密协议 | 资讯中心 | 联系我们  
 

为您提供最新的
行业资讯 more >>

 
   

出轨方买断婚姻落得人财两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11-20 21:59:09        


  □文/本报记者郑志方 力名 通讯员杨国威
  编者按
  婚姻走向终点,可能缘于“围城”中的男女对幸福生活的追求,也可能因一方的背叛。办理一张离婚证只需9元钱,而这9元钱的背后,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离婚成本。有的人财两空,无家可归;有的断送前程,一蹶不振;有的打“持久战”,耗尽青春岁月……近日,记者从武汉市民政、司法部门及一些调查公司了解了数十起离婚案例,婚姻出轨者在伤害对方的同时,自己也付出了惨重代价。今明两天,本报将刊发“出轨的代价——离婚‘成本’调查”报道,期望它能给人们以更多的启示
  10年离婚拉锯战
  本来说好,自己离婚后,和情人今年“十一”就结婚。可是,武昌某培训公司讲师吴非怎么也没想到,等了他10年的情人却与新结识的男友去海南旅游了。
  1994年,吴非在广州打工时,与黄冈同乡张女士结婚。次年,他们双双回到武汉创业。不久,吴非在武昌开了一家人才培训公司任讲师,张女士在该公司做客户经理。1995年,张女士生育后,从公司回家,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。
  不久,公司业务不断增多,吴非一人忙不过来,公司就招聘了形象、气质均不凡的冯凡女士做助理讲师。那一段时间,吴非经常带着冯凡到全国各地出差,多次业务谈判中,冯凡极好的口才常常令陷入僵局的洽谈峰回路转,达到预期目标。吴非对冯凡刮目相看,感觉找到了事业上最好的伙伴。
  1997年初,张女士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说吴非和冯凡有了非分之情。多次逼问,吴非一口咬定“绝对没那事儿”。有一天,吴非刚回家正在洗澡,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:“想你的非分之想。”那晚,张女士没说什么,次日一早便跑到汉口天津路某调查公司,请来一个跟踪高手,全天跟踪吴非。没几天,张女士便掌握到了吴非和冯凡在一起的录像资料,有的非常亲密。
  当年3月17日晚,吴非很晚回家,见妻子还在看碟子,就问:“怎么这晚还在看呀?”张女士说:“一个新片子,你和冯凡是演员,要不你也来看看。”吴非一看,半天一言不发。
  当晚,吴非主动提出离婚,张女士也同意了,但她提出,吴非要付她10万元分手费,遭到吴非拒绝。
  吴非算了一笔账,自己的20多万元存款,是他辛辛苦苦四处培训挣来的,尽管他很想和冯凡结婚,但他舍不得10万元钱,只好从长计议,暂时放弃了离婚。和张女士分居后,吴非与冯凡过着“地下夫妻”生活。
  此后,吴非的存款不断增加,冯凡越发频繁地催吴非离婚,她要正大光明地做吴非的妻子。吴非每年都要找张女士,提一次离婚的事。张女士每次都同意,但在离婚的“过错补偿”这个问题上,她每年都在“涨价”。直到今年2月,张女士已要价30万元,她请了 私家侦探 ,一直掌握着吴非的资产情况,发现吴非的存款及公司资产已超过60万元。
  今年3月,冯凡对吴非下了最后通牒:不离婚她就要重新恋爱了。冯凡劝他说:“就给她30万元,要不然明年再离她就会要40万元。”吴非觉得,为一个爱了他10年的女人,放弃30万元也值得,便采纳冯凡的意见,和张女士离了婚。吴非和冯凡商定,于今年“十一”结婚。
  然而,吴非没有想到,自离婚后,公司业务就变得不景气,他基本上无事可干。就在此时,他和冯凡10年的感情发生了裂变。9月初,冯凡跳槽到广州一家人才培训公司工作,并很快有了新的男朋友。
  人财两空的吴凡,怎么也没想到,他花30万元,没有换回和冯凡幸福的婚姻,得到的却是孤单与落寞。
  成功男人睡店铺
  于海曾存了一大笔钱,可是,自今年9月以来,他已无家可归,每晚睡在停业的一个店铺里。9月27日,记者在律师的介绍下,找到了身心疲惫的于海,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离婚的代价。
  1991年,黄石姑娘黄欣嫁给了一贫如洗的于海,租住在汉阳琴断口的一间小平房中。小孩出生时,岳母秦思贤到武汉来照看黄欣母子时,语重心长地对于海说:“现在你当父亲了,要干一番自己的事业才行,不然对不起老婆孩子。”
  当年,于海与人合伙,在汉阳开办了一家美容公司,岳母秦思贤曾是会计,提前退休也没什么事做,主动帮女婿担任会计兼出纳。很快,公司越做越大。1996年,于海就买了别墅和轿车,把岳母、妻儿都接到别墅。此时的于海,终于感觉到了一个成功男人的风光,不管走到哪儿,人们都会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,这其中有一个与于海打了几次交道的女人——28岁的公务员万梅。
  万梅当时已经结婚,婚后因夫妻感情不合,一直未生育小孩。于海因公司业务上的事,经常请万梅吃饭,并送给她一些小礼物。去年3月6日,于海又请万梅到汉口喝咖啡,交谈中,于海了解到,万梅正在和丈夫闹离婚,已经3年了。她丈夫嗜赌,经常在外打牌通宵不归,夫妻分室而居已经很长时间了。万梅还告诉他,她丈夫前一天去泰国旅游了,估计要十多天才会回来。
  听着听着,于海已经读懂了万梅的言外之意。在于海眼里,万梅是个优秀的女人,名牌大学毕业,年轻漂亮,在单位也颇有前途。
  咖啡喝罢后,已经到晚上11点多了,两人又去消夜。当晚,他们整整喝了一箱啤酒,醉意蒙眬中,于海把万梅送回了家。次日醒来,于海看着还躺在身边的万梅,这才确定万梅喝咖啡时传递的信号正如他所料。
  次日一大早,于海的妻子黄欣以为他出了什么事,手机也打不通,便四处寻找,5家分公司,她都一一打电话问过,都没有于海的消息。当天中午,于海回公司时,岳母就急不可耐地质问他昨晚干什么去了,害得女儿担心了一夜未睡。于海支支吾吾了一番,赶紧回家向黄欣解释。
  从那以后,黄欣开始怀疑于海有了外遇,但也没什么证据,便在背地里注意观察。好久也没掌握到于海外遇的证据,但从于海那一段时间在家对她“不感兴趣”的反常现象判断,黄欣坚信丈夫在外有了“人”。去年5月,跟踪丈夫多次失败的黄欣,请了一名私家侦探,和她一起跟踪于海。在苦苦守候十多天后,他们终于发现,于海和万梅在一个破旧的小区租了一套房。
  私家侦探走后,黄欣决定当晚继续守候,抓个“现行”。可是,当她看到于海挽着万梅走上楼梯时,于海拿出电话说:“我给老婆打个电话,说我今晚去黄石了。”于海一拨号,黄欣的手机就在楼下响了,黄欣一惊,只好从一个小巷子中溜走了。等她次日再去那地方时,邻居说:“那对夫妻今天早上就搬家了。”
  黄欣不死心,就请私家侦探带着她跟踪于海,结果让她大吃一惊的是,他们竟然发现,于海在3个地方租了房子,经常换地方和万梅相聚。黄欣在私家侦探指导下,采用“非常手段”拿到了于海和万梅婚外情的铁证。去年10月,法院以于海是婚姻过错方为由,将房产、汽车均判给了黄欣。于海从此一蹶不振,变得无家可归,不知何时才能重新过上昔日温馨的日子。
  十余年积蓄打了官司
  经过3年多的折腾,周洋和于方萍这对夫妻终于如愿离婚了。然而,当两人走出法院的那一刻,都后悔了,因为在长达3年的离婚战中,夫妻双方为了争取更多的财产,各自聘请了律师,也曾多次走上法庭。两人曾经洒下十多年汗水好不容易建起的小型玩具厂,也遭到法院的查封,十多年来的积蓄几乎被消耗一空。离婚了,两人又回到当初的起点:一无所有。“这就是离婚的代价!”9月26日,记者在汉正街约见周洋。他如今暂时在朋友的一家服装公司帮忙,谈起自己的离婚史,他表情凝重。
  1992年,周洋与妻子结婚后开始进入汉正街批发布料玩具,之后,两人开始了创业,两年后在汉口开了一家小玩具厂。周洋性格内向细心,妻子于方萍性格泼辣大胆,他们一人主内负责生产,一人主外负责联系客户,夫妻配合得十分默契,玩具厂生意虽然利润不大,但比打工强多了。此后,两人省吃俭用,将挣来的钱买了一套近百平方米的房子,告别了栖息出租屋的日子,生活、生意越来越有滋有味。
  而就在他们的事业进入良性循环的时候,周洋公司的一名女设计师吴芳走进了周洋的生活。女设计师是一名毕业多年的中专生,性格温柔内向,对于周洋也是言听计从,而这种感觉,周洋无法从大大咧咧的妻子身上找到。
  在工作中,周洋能力弱于妻子;在公司,周洋自然成了“二把手”。周洋与员工商量决定的事情,于方萍一句话就可以否定,周洋为此内心满是不平,但又无可奈何。
  周洋的工作地位和家庭地位之低,也引起了吴芳的同情,周洋经常将自己的苦恼向吴芳诉说,两人一来二往情感升温,在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周洋与吴芳偷偷同居了。
  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虽然周洋的保密工作做得很细致,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2004年5月,流言蜚语传到了于方萍的耳朵里,于方萍没有立即质问,而是派人对丈夫进行了跟踪。
  通过简单的调查,于方萍很快查到了丈夫的租住地。想到自己整天在外跑业务,丈夫却家外有家,于方萍火冒三丈,找来自家兄长,将丈夫堵在公司一顿痛打。
  得知周洋被打而住进了医院,吴芳不得不离开武汉。
  从医院出来后,周洋痛下决心与妻子离婚,他偷偷将公司不多的存款转入亲戚的账上。于方萍早看出了丈夫的心思,她通过几个较熟悉的客户打了几张万元欠条,这便成了公司的共同债务。
  此后,两人为了各自分得财产,分别聘请了熟悉的律师对簿公堂。而为了查出公司真实的债权债务及资产,法院多次对公司查封进行资产保全,本来不大的公司,陷入了瘫痪状态。
  两人的离婚诉讼在法院进行了多次调解和审判,时间长达3年之久。
  2007年6月,经法院判决,准予二人离婚,同时对财产进行了分割,但是,分到手中的财产各自只剩下几千元,两人支付完最后的一笔律师费后,几乎是一无所有了。
  走出法院,看着奋斗十多年才买下的房产已成为他人住地,周洋、于方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  出轨付出的代价
  背叛婚姻,终会付出惨痛的代价,这是很多人用实例所证实的,而其中,代价首先来自经济上。
 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代天修律师认为,离婚必然涉及当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,如果双方已经就离婚事项达成了一致协议,那么选择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,或是到法院办理都可以,相关的手续费或工本费大约在百元以内,而这是成本最低的离婚方式。但是生活中,特别是背叛婚姻的家庭,大都会走上诉讼离婚的道路,这便给离婚带来较大的经济成本。从法律上讲,在离婚案中,双方除了均分婚后共同财产外,一般都要由过错方给无过错方一定的经济补偿。从法律上保护婚姻中的无过错方,这也是合情的,背叛婚姻者,必然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  如果一方坚决不同意离婚或是双方因财产、子女问题争执不下,那么只好到法院起诉,这会产生一笔多出的费用,律师算了一笔明细账:一是法院收取的诉讼费:50元+分割财产标的1%。二是律师费: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,根据地区差异、财产争议的大小、案件工作量多少而定。
  若涉及到对企业资产、房产价值的评估,则需要交给评估机构一笔评估费,这笔费用对于身家过百万的成功人士来说,可能达到几万元。
  另外还有调查取证费,即到相关部门调取证据的手续费,从几千元到几万元都有可能。若第一次诉讼未解决问题,就可能存在第二次、第三次起诉的情况,那么就会发生二次三次诉讼相关费用。现实生活中,有的人为了离婚打起“持久战”,其中的经济损失则无法评估。
  离婚中经济损失最大的一项是共同财产的缩水和损耗,因为离婚必须分割财产,而现实生活中的资产、房产、家具、装修、车辆等分割都会贬值,产生损耗,原来在一起共同使用会有一个资源的优化配置,而分开来使用势必会使双方的实际使用不便,而且重置成本很高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众多公司经过分割之后,变得不景气,很快就倒闭了,这成为离婚者最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  然而,经济成本却只是离婚中的一部分,甚至是很小的一部分,其他诸如事业成本、精神成本等,更是无法计量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  出轨的代价——离婚“成本”调查(上)


上一篇:我不育 妻子肚里的孩子是谁的种
下一篇:12部电影国庆赶大集

Copyright ◎ 2007 上海菲尔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黄埔区北京东路668号科技京城东楼21
服务热线:15021515812

合作伙伴: